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楚华财经博客

走入人类心灵世界的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财经作者

叶楚华,财经作者,《万科周刊》、《东方早报》《理财一周》、《环球时报》、《经济学家茶座》等媒体专栏作者、特约撰稿人。出版有《中国谁在不高兴》、《中国超过美国还要多少年》、《郎咸平说对了吗》等财经畅销书。 QQ:622007920 Email:yechuhua@vip.qq.com

网易考拉推荐

独家:丁学良回应央视发飙事件  

2009-08-21 15:39: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楚华:央视主持人王利芬严重污蔑丁学良老师

以前不知道央视还有个叫王利芬的主持人,前几天在新浪首页看到她的博文大肆攻击丁学良,让人大跌眼镜。太cctv了。王利芬是央视《我们》栏目组制片人兼主持人,她写的博文标题是丁学良先生不受《我们》栏目欢迎,尽管被推倒新浪首页,但点击量只有区区七万多,不过马上吸引了各类媒体广泛报道。人民网的新闻标题是《央视博士主持人对决发飙学者:不欢迎"惧强欺弱"》,细看其内容,不禁让人哑然失笑。你说丁学良恃才傲物还有人信,若是说他惧强欺弱,则着实有点无厘头了。

新闻中说:央视一套访谈节目《我们》再度遭遇“发飙”学者嘉宾,主持人兼制片人王利芬日前在博客中大胆披露某学者在节目录制现场的种种“恶行”,坦言“我们看到太多的强势人群对比他们职位低的人或者老百姓的呵斥,但我真的难以忍受一个学者的这种非人道的品性。”http://media.people.com.cn/GB/40606/9889156.html

相信熟知丁学良的人都会认为王利芬女士实在是恶意中伤。还是用事实说话吧,我以亲身经历说明丁老师完全与王利芬所言是截然相反的人。今年上半年,丁学良来北京阳光卫视录节目。我和制片人去机场迎接,在去的路上,制片人对我说,你待会和丁老师私下里说一下,让他录制节目的时候放开了说,不要顾忌。她的意思是指,不要因为pk对象是阳光卫视的董事局主席陈平而不敢“对着干”。她说,以前有的嘉宾知识分子就很酸,不敢冒犯,结果节目就不精彩。让丁老师一定要放开了说。

结果呢?我并没有和丁老师说这回事,因为我知道,他一点也不酸,哪里会把任何“权贵”放在眼里呢?果然,整个节目录下来,丁学良话锋豪放猛烈,直逼得陈平先生抢不上话说。说丁老师惧强欺弱,从何说起呢?是陈平先生强,还是王利芬女士强。何惧之有?何欺之有?

王利芬说丁学良欺弱,也就是把自己当做弱者了。cctv里面的栏目制片人,掌握者言论生杀大权,何弱之有。一般人岂敢得罪。我看事实真相恰恰不是丁学良欺弱,而是丁学良对于王利芬这样的“强者”不够“尊敬”,以至于王女士恼羞成怒吧。在博文中,倒是透露出王利芬女士自己对权贵的某种崇拜,她说“从《对话》开始到《经济信息联播》到《赢在中国》再到《我们》,其间我们邀请的嘉宾上到国家总统下到百姓庶民,没有一个是自己说完就走的。”言下之意,你丁学良算什么,国家总统我都见多了。没错,总统可以说完不走,但是哈佛博士丁学良不吃这一套,讲完就走,有什么大不了?这才叫知识分子的个性和尊严。

说王女士恼羞成怒一点也不过分,看看她博客中的全是情绪化与攻击性用语:“牛气”、“不怎么友善的较真眼神”、“较凶狠的眼神”、“旁若无人的背影(此处与朱自清先生笔下的背影大相径庭)”“也许丁学良先生很忙,有许多重要的事情等着他,但此次组织节目的人并没有要求每一位参加,有十多位就没有来。而且参加者也告知了录制节目的时间长度。丁学良先生大可不必在百忙中抽空来,而且是来了说完就走。”“难过的是,作为学贯中西还在哈佛大学拿过博士学位的一位大学教授竟在大谈创新人才培养时不知道一个成人在公众场合所要遵守的社会基本道德规范和基本礼仪。”“可悲的是,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本应最最具有人文关怀人道色彩的特征在他身上不但很难找到,而且是惧强欺弱。”

丁学良当然不会对弱者有丝毫的不敬和欺辱,相反他倒是对权贵们批判有加,而数十年如一日为中国的贫苦人呼喊。他经常批判特殊利益集团,经常为弱势者(民工、农民、拆迁户)发声,是媒体公认的有良知的知识分子。

王利芬女士的言论无疑是对丁学良教授的严重丑化,但愿这只是双方初次接触导致误解。

丁学良对此的回应是:
 
“我们社会里之所以有那么多的愤青愤中,王利芬之类的人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因为她(他)们养成的工作习惯就是在最好的情况下多假少真,半假半真,在关键的情况下以假乱真,以煽动不着边际的仇恨宣泄,从而转移公众对社会真问题的关注。”
“我就像一个挑着重担赶路的挑夫,不能对路边磕瓜子、吐口水的那些人停下来理论一番。”“最好的澄清事实的方式就是: 电视台女士王利芬在煽动愤青的同时,把那场电视节目的完整版本从头到我离开的那刻,照样直播,一个字、一片段都不要删节,这就够了。”
 
从这几句话中,透露丁老师不畏权贵的斗志。丝毫不用留回旋余地。
 
————————————————
附录一丁学良与王利芬简介
王利芬简介

  
王利芬,先后就读于华中师范大学政治系、北京大学中文系,获法学学士、文学评论专业硕士和文学博士.曾在1995年至1999年《东方时空》、《焦点访谈》、《新闻调查》三个栏目中任记者,在《对话》栏目任制片人兼主持人。后在《经济信息联播》、《全球资讯榜》、《第一时间》、《经济半小时》、《赢在中国》任总制片人。

  现任《我们》节目总制片人、主持人。 2004年九 月赴美国耶鲁大学和布鲁金丝学会研究美国电视媒体,回国后正在写作一本有关美国电视媒体的书,此书已经由中信出版社出版。2008年1月6日,《我们》栏目开播,王利芬任主持人和总制片人。
 
丁学良简介

丁学良,男,出生于皖南农家。自幼失怙,颠沛流离,幸有慈母鞠育,饥寒之中,不敢丢弃学业,断断续续,念至初二。
  后得恩师大力举荐,赴美国留学,1992年以博士学位毕业于哈佛大学,是著名的社会学思想大师丹尼尔·贝尔的关门弟子。
  过去十年来,丁学良在环太平洋诸国家和地区从事比较现代化的研究和教学,先后工作于哈佛大学本科生院、国立澳大利亚大学亚太研究院和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他获得的学术性质奖励和资助包括美国匹兹堡大学"大学校长研究奖学金"、"哈佛大学奖学金"、"福特基金会个人研究基金"、"国立澳大利亚大学-北京大学学术交流年度基金"、香港"大学研究基金会"等。
  过去十年里,丁学良虽去国经年,仍持中国护照,屡遭不便和歧视,不忍放弃,希冀有一日能执教于祖国最好的大学,纵论天下兴亡之道。
  除此之外,他也经常应约在海外主要中文报刊上就重大的国际局势变化和中国的战略处境发表评论。
  他喜爱红酒、绿茶、古典音乐和经典电影。但他心仪的,是在中国的大学讲坛上作公开演说,如《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他将自己界定为“在中国土地上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传教士”。
  丁学良现为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国立澳大利亚大学高等研究院兼职研究员。 1997年至今任《Chinese Sociology & Anthropology》、《清华社会学评论》等杂志的编委。他著述颇丰,观点新颖,是当今研究中国社会经济政治问题方面具有国际影响的学术权威。
  他近期的中文出版物主要有:
  (1)《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2)《不敢恭维--游学世界看中国》(随笔集),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2000年版
  (3)《共产主义后与中国》,牛津大学出版社,1994版
  (4)《从"新马"到韦伯》,台北联经出版公司,1991年版
  (5)《丁学良集》,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
 
——————————————
附录二王利芬文(这里附录的其最初发表的版本,现在的版本已经多处删改,挖苦丁学良出身的,威胁丁学良要到处被封杀的内容在现在的版本都被删了。现在版本见王利芬博客。原版请百度搜索“丁学良先生不受《我们》栏目欢迎 出身寒微”
 

今天(2009-8-18)《我们》栏目录制《如何培养国际化人才》这一集节目,受邀请嘉宾非常特别,是2009年欧美同学组织的与国家中组部座谈的国际化高级人才,多半在海外有成就的,一共四十多人回国参加这样的座谈会,我们邀请他们来我们演播室制作一期《如何培养国际化人才》的节目。 

节目开始现场导演将本次节目的流程进行介绍,丁学良先生一直闭着眼睛表现出很不耐烦的样子,没等现场导演介绍完,便大声打断说:“你这样把我们弄糊涂了,你知道吗?我们也跟CNN合作过,他们完全不像你们这么多程序!”我们那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现场女导演被他弄得不知所措,很是难堪。我只好将她的工作接过来,并告诉大家必要的流程,同时也告诉他,为了录制的顺利,CNN的演播室对于嘉宾也是有要求有程序的。这算是发生在演播室不愉快的第一幕。这一幕在我脑子中的定格是他说跟CNN合作过这个经验时的牛气。 

录制过程中,我们请网真系统连线的来自复旦大学和同济大学的同学发言时,丁学良打断录制问我,为什么不请华东师大的学生?说是华东师大的学生与教育相关。我解释说,今天我们谈国际化人才的培养是一个综合问题,不仅仅是学校教育的问题,这应该说是第二幕了。这一幕定格在我脑子中的是他不怎么友善的较真眼神。 

接下来当谈到他们B组的方案时,上台代表B组的两位主讲老师在讲完一页后,被我们的工作人员收走了,但丁学良先生想以这张纸为依据要做补充,这时其他嘉宾还在发言,他向我们拿走那页纸的工作人员(还是那位现场导演)使劲挥手,我从他的侧面看过去,发现他急着想把那页纸让工作人员拿回来,脸上的神情真的很难看,我们那位现场导演一路小跑过来时,我从很远就能看到她神情紧张发青的脸。当时我为我的团队成员的遭遇真的难过无比,但为了让节目顺利录下去,我一言未发。这是第三幕,我脑子中定格的是从侧面看过去丁学良先生较凶狠的眼神。 

丁学良要回那张纸后他补充了一些他的观点,然后说低头说了一声我要走了,就径自朝演播室外走去。我看到我们的几个工作人员一路小跑去送他。这一幕让我们目瞪口呆!因为节目只录到一半。从《对话》开始到《经济信息联播》到《赢在中国》再到《我们》,其间我们邀请的嘉宾上到国家总统下到百姓庶民,没有一个是自己说完就走的。有一个是刘长春的儿子是生气别的嘉宾离开的,他离开的理由是忍受不了别的嘉宾跟他不同的意见。而丁学良先生是说完后没说任何理由就走。这是第四幕,这在我脑子中的定格是他旁若无人的背影(此处与朱自清先生笔下的背影大相径庭)。 

丁学良先生走后,我们的节目依然继续录制着,他走后嘉宾提议如果要发言的话,请举手,这样我们的秩序不会乱。事实上,我们演播室一直是这样的一个规矩,这也是所有论坛的规矩,否则谁也听不清。但丁学良先生今天录制的几次发言都是不等别人把一个句子完成他就抢着说。他的声音大,气势也大,发言时走遍全场,别人只好停下让他说下去。事实上,他走后,演播的秩序好了许多,并且大家在一种更加理性和建设性的轨道运行。 

也许丁学良先生很忙,有许多重要的事情等着他,但此次组织节目的人并没有要求每一位参加,有十多位就没有来。而且参加者也告知了录制节目的时间长度。丁学良先生大可不必在百忙中抽空来,而且是来了说完就走。他这一走其实无声地向大家说,你们的时间没我重要,你们只配听我的观点而我可以对你们的观点不屑一顾,这是他的背影告诉我们他的逻辑。我也不知道,其他嘉宾的水平是否就比他低,我只知道他们都是受邀请回来的海外高层次人才。两个月前,我看到一次丁学良先生,那次是2005委员会组织以秦晓为主的几个嘉宾参加“未来30年中国向何处去?”他也在其中,当时的他也是这样随便打断别人,在台上坐姿极其散漫,不把其他人放在眼中的样子。 

那么大家会问,丁先生是不是就是这样的行事的,在任何地方都我行我素不顾他人感受呢?如果是那样,我们可以说这是他的风格。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不是!昨天,中组部长李源潮先生在统战部召开的关于向海外招收高层次人才的座谈会上,我恰好坐在丁学良先生的后面,会议持续了三个多小时,开头有照相,有海外代表发言,有即兴发言,有李部长的发言。我看到丁学良先生非常规矩,既没有抢话,也没有早退,更没有激进的言辞,只是认真地听着。昨天谈的问题跟今天相差不大,以他在今天演播室的观点,他理应会有许多激烈言辞的,但他还真没有。看来,丁学良先生并没有什么既定的风格,还是看什么饭下什么菜。 

回想丁学良先生昨天的认真,再看看他今天让我们一个小小的工作人员难堪、吓得脸色发青、说完就走后骄傲的背影,也就是我写的上述四幕,真的让人非常难过,也为他可悲。难过的是,作为学贯中西还在哈佛大学拿过博士学位的一位大学教授竟在大谈创新人才培养时不知道一个成人在公众场合所要遵守的社会基本道德规范和基本礼仪。他不知道,一个创新的人在参加一个论坛或一个会议提前走要跟主办方提前打个招呼。可悲的是,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本应最最具有人文关怀人道色彩的特征在他身上不但很难找到,而且是惧强欺弱。我丝毫不掩蔽我的观点:后者,是我本人深恶痛绝的!这也是我要创办《我们》栏目提高社会文明水准的原因之一…… 

其实,丁学良先生来自安徽省一个农家,从小就生活在我们所常说的弱势群体之中,我们看到网上关于他本人的家世是这样的介绍的:“出生于皖南农家。自幼失怙,颠沛流离,幸有慈母鞠育,饥寒之中,不敢丢弃学业,断断续续,念至初二。”如果这个描述是真的,我相信丁先生一路的成长少不了受人呵斥,但我们不希望如今已经是被认为海外高层次人才的丁学良先生要将这种他曾受过的不好的感受还给社会,因为丁先生应该读过无数的书,这些书中应有一些荡涤心灵的东西。(叶楚华按:这一段已经被王女士删除了。网友在王文下面说——既然是嘉宾,就应该受到尊重!……尤其是你说丁先生出身贫寒,你也是人到中年,没有涵养、学养、教养!我不认识丁先生,但是我知道,出身不能选择!何况王利芬也是贫寒出身!……反映了你心理的阴暗……  

丁先生到处讲学,其中包括大学该怎么办?大学是培养年青人的地方,我没听过他的这方面的讲演,但我希望他把人道人文的东西加上,否则,听了他的讲座的年青人如果像他的行事风格,做人之道,我真的心生恐惧。 

这封信写完后想象着他一定很生气,但是我真的希望他不要生气,而是好好回忆一下我说的那四幕(这四幕是否真实有几十人为证),并把自已对象化,也就是说想想如果是别人像他这样,他自己作何感想。如果有这样的反省,我们会看到一个不同于,或者说好于以前的丁学良先生。否则,不欢迎他的不会只是《我们》栏目,而是丁先生出现的许多场合。 


 

2009-8-18晚十点半

 
  评论这张
 
阅读(192469)| 评论(10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